2011/11/18設

位在廣大的黑森林內部,是一個奇異的小村莊,被詭譎的森林圍繞,氣氛卻是寧靜悠然,彷彿靜止在沉沉欲眠的下午時光,村頭到村尾總共只有六間屋子,均老舊斑駁。

村前是一顆開著白色花朵的雪櫻,櫻樹下有著土磚砌的水井,一尾白狐正懶洋洋的趴在櫻樹下打盹。

村中廣場上,放著一張大桌,或許因為不是用餐的時間,空曠的廣場上沒有任何身影,顯得有點兒寂寥。

六棟屋子都是以紅磚蓋成,房子不大,除了村尾的大屋外,其他都是只有一兩房的大小。偶一閃神,似乎能夠看見褐黃色的身影掠過,或是聽見低沉而氣憤的拱鼻聲。


【成員】

(陸續增加,最多6名)

古訥福(綠貓)

綠色短尾小貓,年齡換算約13、14歲,個性內向少言,對於如何使用與生具來的強大巫力感到困擾,常常待在大屋的閣樓密室縮成一團閱讀長輩們各處蒐集的術法研究書籍。

有一雙胞胎兄長呈瑞(黑貓),在兩人10歲時跟著一年來一次的信差離開了(那年是吟朗(鴿)第一次當差),現在住在大財

夕語(黑豬)名義上是陪侍的僕人,但實際上更像是照顧兩隻小貓長大的兄長,訥福固執己見任性之時,只有夕語能說動他。對夕雨抱持著的感情,除了喜愛也帶著點敬畏。

禾露(松鼠)對他來說是可愛的妹妹,個性很拗這點讓訥福頗有惺惺相惜之感。對於小妹妹隨著年齡增長而漸生的少女情懷感到棘手,因此對迅足(公山羊)也就不太釋懷。

紅枝(松鼠)禾露的弟弟,很沒有存在感,常常天未亮就自己晃進黑森林(不顧夕語遲松爺的歸勸),數天才回來,訥福對他並不熟悉。

迅足對他來說是充滿謎團的,呈瑞離開以後,迅足從外地回來,住進老山羊伯伯的家中,不常出現,也不與大家一起吃飯,禾露說他喜歡迅足的長相,但訥福只覺得像塊白木板。

遲松爺(白狐)不喜歡變成人形,總是晃著一叢毛茸茸的尾巴,聽他說他是以前曾曾祖父的手下,在訥福學習術法有疑惑時,總是適時的提點,是訥福尊敬的長輩。

位在廣大的黑森林內部,是一個奇異的小村莊,被詭譎的森林圍繞,氣氛卻是寧靜悠然,彷彿靜止在沉沉欲眠的下午時光,村頭到村尾總共只有六間屋子,均老舊斑駁。
G.L sir
村前是一顆開著白色花朵的雪櫻,櫻樹下有著土磚砌的水井,一尾白狐正懶洋洋的趴在櫻樹下打盹。
G.L sir
村中廣場上,放著一張大桌,或許因為不是用餐的時間,空曠的廣場上沒有任何身影,顯得有點兒寂寥。
G.L sir
六棟屋子都是以紅磚蓋成,房子不大,除了村尾的大屋外,其他都是只有一兩房的大小。偶一閃神,似乎能夠看見褐黃色的身影掠過,或是聽見低沉而氣憤的拱鼻聲。
G.L sir
【成員】(陸續增加,最多6名)
G.L sir
古訥福--綠色短尾小貓,年齡換算約13、14歲,個性內向少言,對於如何使用與生具來的強大巫力感到困擾,常常待在大屋的閣樓密室縮成一團閱讀長輩們各處蒐集的術法研究書籍。
G.L sir
有一雙胞胎兄長呈瑞(黑貓),在兩人10歲時跟著一年來一次的信差離開了(那年是吟朗第一次當差),現在住在大財家。
G.L sir
夕語名義上是陪侍的僕人,但實際上更像是照顧兩隻小貓長大的兄長,訥福固執己見任性之時,只有夕語能說動他。對夕雨抱持著的感情,除了喜愛也帶著點敬畏。
G.L sir
禾露對他來說是可愛的妹妹,個性很拗這點讓訥福頗有惺惺相惜之感。對於小妹妹隨著年齡增長而漸生的少女情懷感到棘手,因此對飄然也就不太釋懷。
G.L sir
飄然對他來說是充滿謎團的,呈瑞離開以後,飄然回來,走進老山羊伯伯的家中,不常出現,也不與大家一起吃飯,禾露說他喜歡飄然的長相,但訥福只覺得像塊白木板。
G.L sir
遲松爺總是說自己是爺,不叫他爺不高興,但訥福覺得他頂多頂多也只能算是伯伯,從訥福有記憶開始遲松爺就一直在那兒,趴在櫻樹下打盹或是繞著村子走走。
G.L sir
遲松爺不喜歡變成人形,總是晃著一叢毛茸茸的尾巴,聽他說他是以前曾曾祖父的手下,在訥福學習術法有疑惑時,總是適時的提點,是訥福尊敬的長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搭拉拉

石阿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